关闭

提示

首页 > 历史 > 正文

蒋介石的德国顾问,从鲍尔到佛采尔,给国军带来怎样的军事变革?

信息发布者:滕后山
2018-01-04 06:01:00

文/冯杰 “蒋研”青年学者

1926年南国炎热夏季的某一天,广州中山大学教授、曾经留学德国的朱家骅接到了一桩熟人的嘱托,他的浙江湖州同乡——张静江、戴季陶这两位国民党元老级人物,郑重其事地捎来蒋介石的求助,“代为寻觅德国军事顾问人选”。

图片

图:1926年盛夏,蒋介石开始物色德国军事顾问人选。

德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凡尔赛和约》明确规定,不允许德国人帮助外国教育、训练军队。朱家骅刻意淡化军事色彩,谨慎地写信给德国工程师学会主席马契奥斯,恳求推荐一位协助建设广州兵工厂的专家顾问。马契奥斯很热心,先后找到鲁登道夫、塞克特、佛采尔等德国军界闻人,但都被婉言谢绝。

大约1927年3月,朱家骅的这封求贤信到了年近花甲的退役上校鲍尔手上。鲍尔擅长火炮设计,并在军事理论上有所创新,荣获过柏林大学荣誉博士学位,他与鲁登道夫关系密切。德国战败投降后,鲍尔参与了“卡普暴动”,因事败流亡海外,先后担任过东欧和南美一些国家的外籍军事顾问。

图片

图:朱家骅,浙江湖州人。;

鲍尔对来自东方的邀请极感兴趣,首先递上一份《现代军队组织建议书》,蒋介石相当满意,指示朱家骅立即聘请他来华上任。德国外交部闻讯出面阻止,克鲁伯财团、容克飞机公司等军火巨头则认为中国是德国“唯一有可能争取到的最大市场”,力挺鲍尔架起“友谊”桥梁。是年底,鲍尔经广州抵达上海,针对当时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等诸多问题,与蒋介石进行了数次侃侃而谈。

1928年11月,经过中德双方反复协商,鲍尔终于成为南京国民政府第一任德国军事顾问团负责人,蒋介石公开称赞他是自己的“唯一的欧洲朋友”。在蒋介石的授意下,鲍尔起草了《军队编遣方案》,拟定总数控制为80万人。作为精兵样板基石,德国顾问直接训练的教导队很快成立,教导队包括步兵、骑兵、炮兵、工兵、通信兵等多兵种单位,南京政府渴望它像种子般发芽成长。

图片

图:蒋介石和鲍尔合影。

鲍尔并非只在军事领域贡献所长,他草拟的《中国铁路网之发展》、《海港之兴建》同样博得蒋介石的满心欢喜。鲍尔积极奔走,全德工业联合会主席杜伊斯贝格表示愿意参与南京主导的中国工业化进程。

但是,蒋介石的编遣政策立马招致地方实力派反对,旋即演化为与桂系李宗仁、白崇禧的兵戎相见。1929年4月,鲍尔亲赴武汉筹谋作战计划,不幸染上天花,一病不起。蒋介石急忙将其送往上海抢救,终因医治无效,于5月6日病故。当时传出小道消息,鲍尔的死与地方实力派的一项阴谋有关。

鲍尔留下了后来近十年中德合作的良好基础和无数未竟抱负,他临终前指定克里拜尔代理顾问团长职务,不过克氏的工作并未取得南京认可。蒋介石指示朱家骅,再试着邀请鲁登道夫来华出任总顾问,鲁氏本人倒也乐意,但德国政府考虑到他名声在外,担心外交上引起麻烦,坚决不放人。鲁登道夫无奈之下,推荐退役中将佛采尔走马上任。

图片

图:第二任德国军事总顾问佛采尔。

性情刚直的佛采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曾任德国陆军参谋本部作战处处长,他与当时的陆军部长塞克特交情笃厚,后来经塞氏推荐,1925年升任部队室主任。不过好景不长,兴登堡上台,塞、佛二人被双双免职赋闲。

1930年6月,佛氏正式来华上任,时值阎锡山、冯玉祥等地方实力派倾全力发动“反蒋”战争,他根据自己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作战经验,建议蒋介石集中优势力量,首先解决深入山东境内的阎锡山部,然后再伺机歼灭陇海路冯玉祥部主力。佛氏见惯战火纷飞,十分乐意跟随蒋介石穿梭于豫东前线,毫不顾忌外交部提醒他“避免卷入中国内战,贻人口实”的规劝。

在佛采尔任总顾问的两年多时间内,德国顾问的总人数一度达到70人,几乎遍布南京的重要军政机关,比如参谋本部、陆军大学、测量总局、航空署、兵工署、军需署、炮兵学校等等。值的一提的是,日后成为国军嫡系部队的佼佼者——第87、第88师,时有20位左右的德国顾问密集参与训练。

图片

图:佛采尔与翻译王洽南(左)等人合影。

1932年2月,第87、第88师和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等增援淞沪抗日战场。佛采尔不顾德国驻华公使陶德曼的劝阻,率领部分顾问团成员驻足上海,立即成为日本人的指责对象。4月下旬,也就是中日签署《淞沪停战协定》的前夕,佛氏提交一份报告给国民政府,他毫不掩饰自己对日本想要称霸亚太地区的厌恶观感,呼吁“抵抗才是中国的唯一出路”。

时隔一年,华北烽烟再起,占领山海关和热河的日军复向长城各关口进逼,蒋介石抽调嫡系部队第2、第10、第83师等北上抗敌。佛氏又呈送一份报告书,建议国军从喜峰口、古北口主动出击夺回失地,击退日军至相当地点。日本驻华公使有吉明据此向陶德曼提出严正交涉,陶氏警告佛氏:“请你约束自己的行动,避免被日本人指责为德国协助中国对日作战。”佛氏辩解道:“德国顾问决不参加前线作战,只是做一些相关的后方防御工作。”

图片

图:德国军事顾问帮助国军建立了一些拥有德式装备的新式陆军。

佛采尔是一位对战争有着天然兴趣的职业军官,华北危机一解除,他又卖力地钻研起“围剿”红军的战术。但他持才傲物,从不讳言好恶,日久难免与南京官僚机构生隙。此外,佛氏还不识时务地提出“缩小军事委员会”,自然亦为蒋介石所不悦,他与财政部长宋子文的过度接近又使得问题更加复杂化。

蒋介石婉转批评佛氏“忠诚与作战经验能力皆极可佩,但建军工作不尽令人满意,至于政治与外交(包括人事关系)彼亦未甚注意”。陶德曼对于佛采尔遭遇信任危机非常担忧,这位外交官起初强烈反感顾问团引起日本人不满的种种举措,但时间证明维系顾问团的作为有利于中德关系,尤其是德国的远东利益。佛、蒋矛盾逐渐表面化之际,陶德曼的态度大转弯,他提议德国政府再派更高一级的军官来华担任顾问团长,比如塞克特上将。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网友评论
声明 本文由城乡在线(易村客)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城乡在线仅提供信息存储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城乡在线立场。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