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提示

首页 > 历史 > 正文

决战:李自成示弱,孙传庭率领饥饿之师疾进,瞬间崩溃

信息发布者:滕后山
2018-01-04 06:05:39

【崇祯十六年九月】

示弱

《绥寇纪略》记载,九月初八日,孙传庭率领官兵抵达汝州一带。

有情报显示,农民军屯兵在襄阳、邓县、襄城、叶县、唐县、郏县、宝丰等地。其中,李自成率领精锐部队驻在襄阳,农民军的老营在唐县。唐县就是现在的河南省唐河县,位置大约在南阳和襄阳之间。

孙传庭率领大军继续向南推进,另派游击将军折增修率领一队轻骑,从小路奔袭唐县。

九月初十,官军主力抵达宝丰县。宝丰在汝州以南、郏县以西,农民军把这里升格为宝丰州,把郏县的力量合并到这里,守卫严密。

图片

汝州风穴寺

孙传庭下令攻取宝丰城。十一日,农民军援军赶到,被白广恩、高杰率军击退。十二日,农民军再派精锐部队来援,白广恩将其击退。当天夜里,宝丰城被官军攻克,城中农民军将领全部被斩杀。

九月十四日,官军抵达郏县,农民军一万多骑兵迎战,官军前锋擒获一位果毅将军,据说还差一点抓到李自成。

从捕获的农民军口中得知,十二日的夜里,官兵攻入唐县农民军的老营,“辎重俱尽,妻子细口被杀,一营皆哭。”

唐县的这个老营,应该只是农民军的后方基地之一,住在那里的,也是比较低级的农民军将士的家眷。但是,这种杀戮对农民军的冲击还是比较大的。

对于官军来说,看起来形势一片大好,《绥寇纪略》中说“督师军声大振”。

不过,顺利推进的背后其实暗藏凶险。《甲申传信录》记载,双方交手之初,李自成首先示弱,把真正的精锐部队留在后方,只派一些末流的部队与官军交手,所以连连失败,而且这种失败看起来非常真实。

久经战阵的孙传庭也被迷惑了,在写给朝廷的一份奏疏中,他有些得意地说:“有逃自贼中回言,言贼闻臣名皆溃。臣誓清楚、豫,不以一贼遗君父忧”。

混乱

那几天,河南的雨越下越大,道路上的泥泞一尺多深,运送粮草的车辆每天只能行进三十里,前线的将士们饿着肚皮。

孙传庭决定夺下郏县,希望在那里能得到一部分粮食。但郏县是农民军丢弃的地方,已经毫无油水,官军在那里只找到几百匹瘦马。《豫变纪略》中说,找到了二百头骡羊,宰杀之后,转眼吃光。

孙传庭在郏县停留了五天,情况没有任何好转。《豫变纪略》记载,大量的官兵驻扎在郏县西南,农民军的阵地在郏县东面,“深沟高垒,不肯战。”

农民军坚守不出,后方的粮草依然不能满足需要,官军饿着肚皮,又无力突破农民军的阵地,至此,孙传庭也异常沮丧。

图片

坚守阵地的同时,农民军派出轻骑,绕到孙传庭身后的汝州一带,抄袭官军的粮道。九月十七日,汝州的官军发生兵变,谣言四起。

随后发生的事情,各文献的记载就比较混乱。

《豫变纪略》中说,官军在九月十七日的夜里崩溃,“诸将不知军门所在,莫相统辖,各率所部西走,贼乘势疾追,一日走四百里,军遂大败。”而且,孙传庭十八日早晨就跑到了孟津。

这种说法的时间不对,而且过于简化,遗漏了许多鏖战的细节。

《绥寇纪略》中记载得比较详细。后方出事之后,孙传庭决定兵分三路,一路由白广恩率军,走大路,一路由自己和髙杰率领,走小路。第三路由陈永福率领,原地不动,孙传庭给他的指示是“闭营休士”,并且反复告诫他:“汝按甲三日以待我,弗动也。”

但陈永福这支人马根本就不是打硬仗的材料,孙传庭的大军刚开始移动,陈永福的人马就乱套了。陈永福斩了几个人,依然弹压不住,只好任由部队跟在主力大军的后面跑。

问题是孙传庭此时的运动方向,《绥寇纪略》中说“还师迎粮”,但不是我们想像的掉头向汝州运动,而是奔向南阳。

李自成的人马在后面追赶,“贼追之及于南阳”,双方在南阳展开了决战。

崩溃

《流寇志》中有另一种说法。

孙传庭原本命令陈永福在归德、汝州一带护饷。九月二十二日,农民军轻骑截断粮道,杀死陈永福,攻陷汝州。“传庭驱大军并进,直抵南阳,贼率精骑大至。”

孙传庭征求众将的意见,高杰态度坚决,就是一个“打”字。白广恩却说:“我兵疲,宜驻师分据要害,步步为营以薄贼。”

孙传庭不满,责怪他胆怯,不如高将军勇敢。白广恩听了很不满,老毛病又犯了,带着自己的八千人马走人。

高杰引军迎战李自成。他的部下都是李自成、罗汝才和革左五部的旧将,与李自成势不两立。他们知道,一旦李自成夺得天下,他们这些人将死无葬身之地,连投降归顺的机会都没有。所以他们对战李自成,比官军的将士更卖力气。

图片

南阳,奎章阁

农民军有一种战法,名为“三堵墙”,就是对阵时排列出三万骑兵,结成三个阵营,如果前面一营退败,后面一营可以将其击杀。

骑兵的后面,是手持长枪的三万步兵,实战当中,有时候前方的骑兵假装败退,引敌来追,长枪步兵从两翼杀出,“击刺若飞”,前面的骑兵返身杀回,一起合围敌军,很有威力。

《流寇志》中这样解释“三堵墙”:“分红、白、黑,各七千二百人”。

高杰与农民军交手,农民军败走,官军追赶,陷入包围当中,“我师乱,陷泥淖死者数千人。”

高杰站在高处指挥作战,看见此景,叹息说:“败矣,不可支矣。”

他赶快命令退兵,官军西奔,顿时崩溃。

本节参阅:

《绥寇纪略》

《流寇志》

《甲申传信录》

《豫变纪略》

江变(之十二)于左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网友评论
声明 本文由城乡在线(易村客)注册会员上传并发布,城乡在线仅提供信息存储平台。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城乡在线立场。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